首页 欧洲联赛正文

《文学天空》网刊关注原创,传播优秀作品,主发小说、散文和诗歌等作品。如果你喜欢文学天空,请分享到朋友圈,想要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文学天空。

原创声明:作者授权原创首发文学天空,侵权必究。


小说天地:

地球西边的英国,有个铁腕女,外号“铁娘子”。板板桥也有个铁腕女人,人们都叫她“板娘子”。大家之所以这样叫她,是因为她嫁过来时,自视甚高,常年板着个脸子的缘故。

诺水河纵横八百里,八坝四口一庙,加起来十多个场镇,不知晓板娘子的人似乎很少。那个年代,她是板板桥活得最轰轰烈烈的一个女人。

她家住在野茶灞的新房子,与我们王家大院子只隔一面坡。她住的那房子很有特色,一溜参差的吊脚楼将她的住房切成上下两截。从下面进屋也是正门,从上面进屋还是正门,有时候,客人从下面进了屋,主人家在上面屋还不晓得。或者客人从上面进了屋,主人家又在下面屋忙活,往往因此得罪人。她的房子布局,就像她的为人性格一样,不拘一格,只求自己喜欢就行。

板娘子的娘家在金溪河,属于诺水河的上游支流,她姓徐名南花,家庭成份有些高,姊妹兄弟共十一个,她是老大,所以老早就嫁到野茶灞的王胡子家。她嫁过来时,年已20岁,而王胡子才10来岁,还是个不懂事的毛孩子。

论长相,论气质,板娘子在野茶灞可以名列前三甲的。人高马大的身子,全身器官似乎都要比野茶灞的女人大点。有人曾私下里总结她“六大一疯”。六大:指她眼大、脸大、手大、脚大、屁股大、身材大;一疯:指在人前人后的风骚劲儿。

野茶灞有酷似武大郎的杨二瓜,试图在板娘子面前动手动脚,他阴阳怪气的说想借板娘子下面那口锅用。杨二瓜一方面是在调戏板娘子,另一方面也是想试探她的底线。板娘子居然一口答应了,还笑嘻嘻地说,尽管把你那些鸡毛小菜都拿来,看老娘这口毛边锅能不能把它烧。板娘子边说边伸出右手,把脑壳正在自己两个硕大的奶子上瞎蹭的杨二瓜从地上提溜到半空中,杨二瓜压根没有料到板娘子还有这一手,急得两条五短小腿在半空中乱踢蹬。经板娘子这样收拾后,杨二瓜脸上挂不住,从此离板娘子远了。

以我们孩童的眼光,板娘子身上最抢眼的,还是她那忽忽悠悠的一对大奶子,它老是在人群中东晃西荡的。再就是,她在大庭广众给孩子喂奶,随随便便一拉,雪白的胸脯上便弹出两团肉蛋,不用说,立马吸引了一大批男人的淫邪眼光。这时候的板娘子,像个骄傲的将军,恣意地把玩着自己奶水长流的雪白奶子,根本没有把四周猴急的男人当回事。

板娘顾非烟子的男人王胡子,是一个精瘦的小个子,身体重量不及板娘子一半,粗手小脚的,看似可怜。有人说,那都是因为他跟板娘子上床太早的缘故,一个十来岁的娃娃,被过早的吸了精气,所以既不长脑子,也不长身子。

奇怪的是板娘子的三个儿子,一个比一个铁塔样魁武,长得英武高大。又有人说,三个娃娃不是王胡子的,都是别人私下里帮忙种的。

作为女人,操持家务,板娘子其实并不是把好手,她那个家以及她生下的那三个儿子,全赖王胡子一手操持,也才勉强像个家。而板娘子的强项,似乎集中表现在为他人强出头上了。久而久之,她在板板桥方圆十里八乡,居然成了调解家庭纠纷,为那些受男人欺负的女人出头的代言人。

哪家夫妻闹不和,弱势的一方逼急了便说:“我们去找板娘子评评理吧。”另一方有可能就此偃旗息鼓,特别是男方更会如此。因为,要是男方欺负女方,就是男方占着理由,只要板娘子出面评判,都要把男方折磨得有理变无理。按照板娘子的话说,十个男人,就有九个都不是好东西!这话虽然说得有些太过,话又说回来,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男人敢把做过的事情公开曝光呢?

到了抓革命,促生产那阵子。板板桥派来了若干个工作队,在野茶灞驻点的自然又是那个臭名昭著的武队长。

武队长是军人出身,工作能力强,办事有魄力,个人背景深,据说来自通江县城的老干部家庭。他有一个让人十分反敢的毛病,特别喜欢婆娘女子多的场合,更喜欢给那些胆怯的妇女上政治课。

在野茶灞这个地界,武队长最想上却又最不敢上政治课的就是板娘子了。因而,他在板板桥这么多年,与板娘子之间一直若改脸型圣嘉新在线咨询即若离。但这并不妨碍他帮助别的妇女在政治上进步。

这不,他瞄上奶包娃儿的老婆芳了。三天两头,武队长都在奶包娃儿家里蹲点,用他的话说,这个叫做同吃同住同劳动,好帮助奶包娃儿老婆芳思想进步。

武队长那点花花肠子,指剑道野茶灞人哪个又不知,谁个又不晓,可人家是上级派来的工作队长,他帮助落后群众在思想上上进,也算是天经地义吧!武队长每一次在奶包娃儿家,上半夜高谈阔论国际国内形势,以及阶级斗争的必要性,奶包娃儿的老婆芳听得似懂非懂的。下半夜后,奶包娃儿家的床发出吱吱嘎嘎的怪响,以及武队长那奇奇怪怪的喘息声。

时间久了,野茶人自然看出了武队长和芳之间的端腻,他们之间一些典故,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甚至是笑谈。大家在议论的时候,一直小心翼翼的避讳着奶包娃儿,生怕让他尴尬。

野茶人很善良,他们从骨子里同情奶包娃儿,憎恨可恶的武队长!可是,他们同情归同情,又有哪个敢为他强出头,直面武队长呢?

事儿一但说穿了,就有些变味了。板娘子真就不知哪根神筋发了,自告奋勇要为奶包娃儿强出头。

不要以为板娘子鲁莽,是个有勇无谋的妇道人家。她出头前,先就找了我父亲。父亲当时是野茶灞一言九鼎的生产队长,说话还是很管用的。板娘子比父亲年龄大,又是同辈份的,她在父亲面前说话就很随便:

“有福,奶包娃儿的事,你就睁只眼闭只眼哇?”

“咋个说嘛,他又没有向上级反应过问题。”

“他娘的,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你也装作不晓得嗦?”

“我晓得又咋整呢?人家毕竟是工作队长。”

“锤子工作队长,就是他娘的一条骚牯子!”

“你不敢管,老娘来管他!”板娘子根本不等父亲表态,撂下一句话就自个儿走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离奇得让人发笑了。

初夏的夜晚,武队长开完群众大会,在他口吐白沫大讲阶级斗争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后,哼着小调,踏着月色,又要去奶包娃儿家帮助芳提升思想了。贾致罡奶包娃儿已不知去向。每次武队长上他家去帮助他老婆改造思想的时候,他都显得很识趣,即使在家,也要装作有事情离开。

夜风习习,鸣虫唧唧。野茶灞沉浸在荷风送爽的时节。原本应该寂静安祥的山村之夜,不知为什百农4199么显得有些沉闷。

板娘子带着自己家中那已经长大成人的三座铁塔样的儿子,守候在奶包娃儿家屋外的竹林中。她和儿子们正急切的等待着一场好戏开场。

晚饭后,武队长没有像往常那样给芳讲国际国内的形势,夜幕才匆匆落下帷幕,奶包娃儿的家中那盏鬼火似的灯光就熄灭了。埋伏已久的板娘子蹭的一下从黑暗中冲了出来,一直紧跟在她身边三个儿子也齐刷刷地冲出来,扑向奶包娃儿的家门口。

那只懒得有气无力的看家狗,还没有来得急发出汪汪的吼叫,板娘子狠命一脚,哐啷涟水天气,白,河童声中踹开了奶包娃儿的房门。随着房门被踹破,板娘子嗖的一声拱进了奶包娃儿的睡房。

“狗日的武队长,你他娘的做的好事”板娘子一声断喝,手中的电筒随即闪亮起来。她身边的三个半大的男人也一齐铁桶般围在了床前。

“板娘子,你要......要做啥......啥子?”刚刚还在奶包娃儿老婆身上的武队长,像受惊了的种牛,慌忙拉扯床上的被子遮盖自己的赤身裸体。

“你要造反吗?板娘子!”牛队莫拉菲长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军人,他很快镇静下来,马上端起了工作队长的架子,厉声喝斥起来。

“造反?老娘就是要造你的反!康美心语你是不是睡错地方了?”板娘子毫不示弱,挥起大手卡尼鄂拉蜂,跳起脚尖,照着武队长那精光的上身下体一阵乱踢乱打。三个儿子也毫不手软,你争我抢的对着赤身裸体的武队长就是一顿暴打。武队长最惨的是身上压根就没有一块遮羞布,这时的武队长,所有的尊严荡然无存,真恨不得找条地缝马上钻进去。

武队长饶是久经沙场,也禁不住板娘子和儿子们的恣意妄为地乱踢猛打,他发出了杀猪般的哀嚎......

那一夜,似乎是野茶灞人最为解气的夜晚。

如果不是我父亲及时赶到,那个武队长,即使没有性命之忧,也要被板娘子蜂窝玉米的做法视频和她的儿子们打残废。

幸pupupula好父亲喝住了已经情绪失控的板娘子,才救了全身皮开肉绽的武队长一命。不知啥时候,奶包娃儿也现身了,憨憨的杵在门口,板娘子正在兴头上,被父亲呵斥,胸中的郁气正没地方发泄,她狂怒地揪住奶吴印爱包娃儿的衣襟,恶狠狠地骂道,“你他娘的连一条狗都不如吗?狗还晓得守家门呢?”说罢狠狠一搡,奶包娃儿被她搡了几个趔趄!

板娘子见好就收,算是给了父亲的面子,扔下赤身裸体的武队长,带着三个儿子扬长而去。最绝的是,她临走前对痛哭流涕的奶包娃儿老婆芳,狠狠地甩了个大耳刮子:“你个婆娘也犯贱!”

板娘子怒打武队长,为奶包娃儿强出头的事情,一时在板板桥疯传,让公社革委会大失颜面。那个臭名昭著的武队长被连夜撤职,带着浑身上下难言的伤痕,灰溜溜地离开了板板桥。

这件事过后,野茶灞平静了好些年!尤其是那些夫妻不和,或者男女混搞的事情传出来,只要听见板娘子的声音,就都发怵。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人民公社就变成镇政府了。板娘子sinderella的三个儿子都长大成人,他们接二连三离开板板桥,到江浙一带打工去了。家里就剩下王胡子和板娘子两人。

这时候的板娘子,两鬓已开始染霜。似乎再也找不到当年那个风风火火的板娘子了。故事接下来,我已经不想再写下去撸啊撸2了,因为触及到了板娘子的隐私。

那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早,诺水河两岸的柳梢早早的便绿了,满地杨花飞舞,香味四溢。

傍晚时分,王胡子回来了。其实,王胡子已经出门有半年之久,他去通江城里为大儿子装修房子的。大儿子在广州打工挣了些钱,在通江城里买了一套房子,准备成家立业。

兴冲冲的王胡子推开自己阁楼下面的门,却不见板娘子的身影。等他慢慢爬上上层房间,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睡觉的那张床上,一个身材高大的陌生男人正悠闲地躺着,板娘子半裸着身子,在旁边悠闲的地坐着。

王胡子有些发懵了,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当再次睁开眼睛时,那个陌生男人已经坐了起来,一脸笑容地盯着王胡子。王胡子气冲脑门,随手抄起床边的小板凳挥舞起来,小板凳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可那道弧线在空中没划完。因为,板娘子铁塔般挡在面前。

“上海富民专修学院你他娘的要干啥子?想杀人呀?好歹也是个大男人,你啥时候让老娘舒坦过?”板娘子惊抓抓的吼声震得房子嗡嗡作响,王胡子就像个刚刚打足气的皮球,在板娘子厉声呵斥中立马蔫气了。

王胡子从此变得神神叨叨的,从早到晚都在家中吆五喝六的,舞刀弄棒的黑死帝进进出出,驱邪赶鬼似的闹腾。再看板娘子,一点儿也不在乎王胡子的闹腾,依然我行我素,悠然自得的过日子,仿佛什么事情也不曾发生过。

野茶灞人似乎对此也毫无感觉,他们都忙着自己的事情,实在没有闲心再去管别人家的事儿了。


本文由张中信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作家简介:

作家张中信近照

张中信,字峰源,四川通江人,经济学研究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微型小说学会会长、成都市青羊区文联副主席、《琴台文艺》执行主编。曾荣获“全国优秀读书家庭”“四川省优秀青年”称号。出版《风流板板桥》《匪妻》《失语的村庄》《哦,野茶灞那些事儿》《成都书》等著作25部。作品入选多种选本,荣获四川文学奖和冰心散文奖等多种奖项。


审稿:张学文

插图:东方IC


合作单位:


成都市微型小说学会

成都市青羊区文联、作协主办文学双月刊《琴台文艺》

北京惊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惊石文化


关注@惊石文化,助你出书圆沙里瓦是什么意思梦:


喜讯:北京惊石文化传媒官方号正式入驻今日头条

第三届 “长篇小说年度金榜”,不知你是否榜上有名?

年少时读《围城》嘲笑方鸿渐,成年后我们开始念及己身

都知道李白的诗歌妙,究竟妙在哪里?

周人的礼仪你知道多少?

《红楼梦》纪念版,暖心贺岁


关注@文学天空,阅读更多精彩作品:


好书推荐:第三届 “长篇舒经芬小说年度金榜”领衔作品《山本》

张中信:靳书记升官记|小说

张中信:最美哑巴鞋|小说

张中信:安计生上环记|小说

张中信:蔡三步|小说女人奶头

张中信:黑牡丹|小说

张中信:刘一手|传奇故事

张中信:鬼牟晓良头大刀传奇|传奇故事

张九九:浅谈黛玉之悲喜

张九九:中唐诗歌的意象新变化

王述成:鲤鱼练兵(外二则)|寓言

孙百川:故乡的乳名|散文

孙百川:最忆是乡土|散文

孙百川:一封被揉皱的信|散文

孙百川:成长的预案|散文

孙百川:有一种站立叫绝美|散文

李立纲:故事,从一盏灯说起|小小说

汤延光:丧事|小小说

喻婷:最爱家乡的黄菊花|散文

王一星:中秋之旅|散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